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马小虎的放荡生涯】(卷02)(221-240)【作者:马小虎】
【马小虎的放荡生涯】(卷02)(221-240)【作者:马小虎】
字数:40421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第二百二十一章、二母同姓

  众人脸上喜忧参半。高兴的是马小虎有机会能成为职高大哥,但也担心现在针对马小虎的人太多。大智还不知道是太监偷袭的他,但他一听有架要打,就显得有些兴奋,他瞪眼看着马小虎说,「操,爱谁谁,管他什么大头小头的,先给他打成秃头再说……」

  四眼一听斜眼看了下大智,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光头,他看着马小虎说,「小虎,你就说怎么干,我手下这些人随时听你调遣……」

  周子安看着刘刚,嘱咐说,「刚子,你这几天把人也码齐了,随时做好打架的准备……」

  大智也接话说,「我那些兄弟也没问题,随叫随到……」

  杨达壮看着马小虎,「这么一看咱们怎么也有百十多人了……」

  四眼嘴一咧,牛哄哄的说,「光我的兄弟就不止这些人,加上安哥和大智的兄弟,怎么也能在二百人开外……」

  谢小权瞟了一眼四眼,接话说,「我都说过多少次了,还是那句话,人多未必就有用。兵在精不在多……」

  四眼不满的瞪着谢小权,「我他妈在你跟前说话就没对过……」

  谢小权故意气他说,「还真是,一次好像都没对。你说你这智商怎么上的职高?」

  四眼刚要说话,马小虎忙拦住不让他俩斗嘴,他问谢小权,「小权,你有什么想法?」

  谢小权扶了扶眼镜,看着众人说,「那我就啰嗦两句……」

  四眼在一旁小声插话,「你哪次不啰嗦?」

  谢小权也不搭理他,继续说,「所谓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;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这是什么意思?这意思就是说一一要有充足的后勤准备,这一点大家不用担心,后勤保障我来做。再有就是要了解对手,掌握信息。这个可就特别关键了。在现代战争中,信息战已经成为了主导战场胜负的关键因素。你比如说北约轰炸南联盟、两伊战争、海湾战争等等,这些例子都能说明信息战的重要性,还有……」

  谢小权刚要继续说,就见大智朝他走了过来,瞪着眼睛,瓮声瓮气的说,「谢小权,你再不说正题你信不信我掐死你?」

  谢小权知道大智真要过来肯定得折磨他,他马上举起双手,「我说,我这就说。其实我要说的是咱们要组建一个完整的信息来源体系……」

  谢小权的话让几人都有些好奇,马小虎问说,「咱们的消息一般都是包子提供,还怎么建立?」

  谢小权看着马小虎说,「小虎,其实这个事情我想了好久。如果放在以前我也就不说了,但你现在准备要做职高老大,那我说这个意见你必须要同意……」
  马小虎点点头,「你说吧……」

  谢小权指着包知道,「由老包牵头,找几个以前和他一样的,倒卖消息的人,以后他们就负责消息来源。经费就从超市里出,你看怎么样?」

  大智一脸不屑的插嘴说,「你他妈是电视剧看多了吧?你怎么不成立个杀手组织呢,那多过瘾啊?」

  包知道却接话说,「小权的话挺有道理,我们要是把对手都摸透了,事情也就好办多了……」

  大智却还坚持自己的看法,他撇着嘴,一副不屑的样子,「摸透有个JB用,照样一棒子干趴下你……」

  大智的话让包知道和谢小权哭笑不得。但马小虎却点头同意,「行,这是个好主意。包子,你就开始准备吧,需要钱你就找小权,花多花少无所谓,别不好意思啊……」

  包知道嘿嘿一笑,「我绝不会不好意思的……」

  马小虎白了一眼,「反正在欠你的钱里扣……」

  几人一边说一边嘻嘻哈哈的闹着。最后定下来,由包知道先去把消息打听明白,然后就准备动手。

  马小虎从上职高开始,他还从未主动打过架。这次他决定先出手,不能总这么被动下去。

  包知道这几天一直忙碌着,他找了几个人专门和他一起打探消息。每天他都要教他们如何用正确的方法,如何最快的找到消息的源头,还有怎么甄别消息的真伪。

  包知道忙着,但马小虎却闲了下来。他本以为那个叫崔大头的会很快找上门,结果迟迟也没见到这个人。

  天气越来越暖和了,校园里的树已经开始吐出嫩绿的枝芽。

  中午吃过饭,马小虎和杨达壮在满头大汗的在球场打球,忽然不远处传来一个女声叫他的名字,他一回头,见是冯晓幽。

  马小虎出了球场,看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冯晓幽,逗她说,「你那个护花使者呢?怎么没见他呢……」

  冯晓幽撅着小嘴,拿出一张纸巾递给马小虎,「你先擦擦汗吧……」

  马小虎还没等接过来,冯晓幽竟踮着脚尖主动帮他擦上了。她嘴里轻声嘟囔说,「好不容易有点自由,你就别提他了……」

  「怎么了?」

  冯晓幽叹口气,「其实我不太喜欢和沐白哥在一起的。但他家人和我家人关系都很好,我妈妈偏要他照顾我,结果他倒好,恨不得天天黏在我身边……」
  冯晓幽一提家人,马小虎一下想到那天老妈去见的人好像是冯晓幽的妈妈。他随口问说,「晓幽,你家是不是住在华艺别墅区啊?」

  冯晓幽摇摇头,瞪着大眼睛说,「不在,我家在颐达新居……」

  「哦」马小虎就想可能是自己看错了,他随口问说,「晓幽,你妈姓什么啊?」
  冯晓幽有些奇怪的说,「姓吴啊,怎么了?」

  马小虎一乐,「嘿,和我妈一个姓。那天我去华艺接我妈,看有个女人特像你妈……」

  「你几点看见的吧?」

  马小虎想想,「早上九点多吧……」

           第二百二十二章、少妇来电

  冯晓幽马上摇头笑着说,「那就不是她,她一般都在十点以后才起床,她可懒了,你没看她比我胖吗?」

  一说到这儿她就捂嘴笑,她妈妈最烦别人说她胖,冯晓幽还就爱说她胖。其实她妈也不是胖,只是比苗条的丰满一些而已。

  两人随意聊了几句,冯晓幽忽然有些脸红的说,「小虎哥,下午放学你带我去吃麻辣烫吧?我妈妈平时都不让我吃,我都馋死了……」

  这要是从前马小虎肯定会答应。可现在知道周子安喜欢冯晓幽,他就不好和她走的太近,就直接拒绝说,「我下午有事啊,要不我找人陪你去吧……」
  冯晓幽一听脸色就暗了下来,撅着小嘴,有些失望的说,「那算了,我还是去食堂吧……」

  马小虎见冯晓幽可怜兮兮的样子,心里有些不忍,他脑子一转,心里有了主意,就说,「要不我再带个人一起去行吗?」

  冯晓幽一下又来了精神,问说,「带谁啊?你女朋友不都转走了吗?」
  冯晓幽说的是马心语,马小虎解释说,「带个男的,行不行?」

  冯晓幽想都没想就连连点头,「只要你能去就行。」下午一放学,马小虎就拽着周子安让他请吃麻辣烫。还不许别人跟着,包知道和杨达壮几人就在后面骂他俩是变态,同性恋。

  四眼更过分,也不管身边多少人,就大喊说,「职高未来的老大马小虎出柜啦……」

  他这一叫,周围的学生都朝他看来。马小虎也不懂什么叫出柜,以为他说的是出轨。回头骂他说,「四秃子,你等我回寝室的,我把你下面毛也拔光……」
  四眼也不搭理他,对包知道几人说,「操,他俩不带你们,四哥带你们,走,咱们羊肉串的干活,比麻辣烫不强多了……」

  冯晓幽一放学,就快步跑到校门口等着马小虎,见他和周子安一起出来,她对周子安还是挺有好感的,就高兴的迎了上去,「小虎哥,快点吧,一会儿人多该没位置了……」

  说着又对周子安点头笑说,「子安哥你好。」

  周子安脸一下就红了。他没想到马小虎是约他和冯晓幽一起吃饭,憋了半天没说出话。

  马小虎在他肩膀上拍了下,「你傻啦?晓幽和你说话呢……」

  周子安才反应过来,极不自然的笑说,「晓幽,你好。

  麻辣烫店内已经有不少人了,都是附近的学生。周子安一进门就主动去选吃的,马小虎和冯晓幽找位置坐下,马小虎小声问说,「你子安哥不错吧?人长的多帅,比刘沐白不强多了……」

  冯晓幽根本就没明白马小虎的意思,她点头说,「嗯,都挺帅的……」
  说着又看着马小虎傻笑,「小虎哥,虽然你没他们帅,但你也挺顺眼的……」
  马小虎撇着嘴,不服的说,「我没他们帅?你什么眼神,我这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的……」

  还没等说完,周子安就喊他去端吃的。

  麻辣烫一上来,马小虎就大口的吃上了,没几下就辣的他丝丝哈哈的,这才抬头拿起一张纸巾,一边擦嘴一边说,「我刚才忘了,还有点事呢,你两先吃着啊,我得先走了……」

  说着也不管两人说什么,他抬腿就走。

  马小虎一走,周子安尴尬的看着冯晓幽,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。倒是冯晓幽忽闪着大眼睛先说,「快吃吧,子安哥,凉了就不好吃了……」

  「嗯」周子安点头答应着。他心里有些恨自己,怎么一和冯晓幽在一起他就不会说话了呢。

  马小虎从店里出来,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他根本没吃饱。就拿出电话给四眼打过去,问他们在哪儿了。

  四眼接起电话,故意用傲慢的口气说,「四哥正领兄弟们大碗喝酒,大口吃肉呢,怎么,你麻辣烫吃完了?」

  马小虎忙低声下气的说,「四哥,你们在哪儿了,带我一个呗,我这还没吃饱呢……」

  四眼直接打断他说,「你想都别想,你吃麻辣烫怎么不带我们?你没吃饱活该。对了,麻辣烫辣不辣?」

  马小虎忙说,「辣,」

  四眼就故意坏他说,「那你说你吃辣椒辣谁屁眼?」

  马小虎想都没想就骂说,「辣你屁眼……」

  四眼在那面哈哈大笑,故意气马小虎说,「对,辣我的,来,哥几个,干一杯……」

  马小虎才知道自己上当,这问题怎么答都不对。他刚想骂四眼,四眼就把电话挂了。

  马小虎傻站着半天,就给韩梅打了电话。韩梅这几天请假了,她妈妈住院,她一直在护理。

  马小虎打了半天也没人接,他也不想回学校,干脆打车直奔韩梅家。开门进屋,屋里没人。韩梅的手机却放在茶几上,看来她是把电话忘家里了。

  马小虎去冰箱里翻了翻,见有几块蛋糕,他就拿着边吃边去上网。正玩着,就听电话嗡嗡的震动,他以为是自己的,拿起来一看却不是。回头就见韩梅的电话再茶几上嗡嗡响呢。

  他过去拿起一看,上面显示名字是丁雅婷。马小虎就接起电话喂了一声。
  丁雅婷一听是男的声音,就猜到是马小虎了,丁雅婷下班无聊,本想找韩梅一起出去吃饭,没想到是马小虎接的电话。她在电话那头说,「你接什么电话,梅梅呢,快把电话给她……」

  马小虎就故意逗她说,「梅梅现在正在整理卧室,她准备伺候我就寝了,你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吧,我可以替你转达……」

  丁雅婷知道马小虎是在胡说,她故意说,「这才几点啊就准备上床了,也不怕把你这小体格累坏了……」

  谁知马小虎厚着脸皮开始胡说,「我这身子棒着呢,你忘了你那天晚上偷听了?我还摸你了呢……」

          第二百二十三章、少妇家中(一)

  马小虎的话让丁雅婷又羞又气,她骂说,「你个混蛋,你再说我就把你抓起来。韩梅呢,马上让她接电话……」

  马小虎还是嬉皮笑脸的不说实话,「她洗澡呢,你找她到底干什么,不说我可就挂了啊,她还等着我陪她洗澡呢?」

  丁雅婷这才无奈的说,「我找她出来吃饭,本来想带你来着,但看你和我这个态度我又改主意了……」

  马小虎一听吃饭,马上说了实话,态度也变得谄媚,「别啊,雅婷姐,韩梅她去医院了,手机没带。要不我陪你吃饭去吧?」

  丁雅婷「切」了下,不屑的说,「那算了,我可不和你吃,这要是韩梅知道我和她小男友在一起,她不得和我拼命啊?」

  马小虎马上劝说她,「没事,我不说没人知道。去哪儿吃,快,我饿死了……」

  丁雅婷呵呵一笑,「饿死你吧,我在家吃……」

  说着挂了电话。她内心却砰砰狂跳几下,刚才要不是挂了电话,她还真容易同意和马小虎一起吃饭。一想到那天晚上自己在他和韩梅身边,听着两人做爱。丁雅婷就感觉脸一下发了烧。她忙起身去厨房,随便煮了点面条,晚上就准备对付一口。

  面条刚煮好,她就听见门铃声。暗想老公说晚上要招待省里领导,怎么回来这么早。

  可她一开门,见从楼下上来的竟是马小虎。丁雅婷就感觉自己整颗心都悬了起来,内心狂跳,看着马小虎尽量平静的问,「你怎么来了?」

  马小虎看着眼前的丁雅婷,见她就穿着件纱质吊带睡衣,头发随便挽成一个发髻,扎在脑后。脖子上带着一条金镶玉的项链,玉坠正落在胸前白花花的乳沟间。睡衣下摆不到膝盖,雪白的大腿露在外边。脚上只穿了双亮晶晶的拖鞋,脚趾上还染着淡红色的指甲油。

  马小虎见丁雅婷的打扮,心里不由动了一下,胯下的小弟弟也跟着跳了跳,他嘿嘿一笑,「你不是说在家吃吗?我就过来了……」

  说着就钻进屋。一见桌子上的面条,他就自己去拿了筷子,嘴里嘟囔说,「我可好久没吃面了,这面煮的还不错啊……」

  丁雅婷瞪了他一眼,哭笑不得的说,「韩梅怎么找你这么个无赖呢……」
  说着去拿了个碗,给自己又盛上。边吃边问马小虎,「你胆子这么大,也不怕你姐夫在家你就敢来?」

  马小虎哧溜哧溜的吃着,头也不抬的说,「我也不干别的,吃个饭怎么了?你问这话心里是不是有鬼啊?」

  其实马小虎早就猜到丁雅婷的丈夫不会在家,不然怎么会这个点找韩梅吃饭呢。他就是特意这么说,逗丁雅婷玩的。

  丁雅婷一想,也觉得自己的话问的有病,就专心吃面,不再说话。吃完饭,丁雅婷见马小虎坐在沙发,她就问说,「饭也吃了,你怎么还不走?」

  马小虎拍着肚子,「消化消化啊,着什么急,来,雅婷姐,过来坐会……」
  说着朝沙发旁边的位置拍了拍,丁雅婷忙摇头说,「我可不敢挨着你,你吃饱快点走吧,我老公要回来了……」

  马小虎一听就站了起来,他朝丁雅婷走去。丁雅婷忙惊慌的看着他,威胁说,「你给我老实坐那儿,你过来小心我给你扣上……」

  马小虎根本就没在乎,他过去一下抱住丁雅婷,两手直接在放在丁雅婷高翘的臀部上。丁雅婷在他怀里立刻挣扎起来,嘴里喊着,「你快松开我,快点……」
  马小虎不但不松手,反而抱着更紧,他无赖的说,「你陪我过去坐着我就放开你……」

  丁雅婷忙说,「你放开我我就过去……」

  马小虎这才把手松开,拽着她两人坐到沙发上。手却还放在丁雅婷的肩膀上。
  丁雅婷脸色有些涨红,她歪头看着马小虎,「你说你怎么这么无赖呢?」
  马小虎嘿嘿一笑,快速的在她脸上啄了下,嬉皮笑脸的说,「你是不是就喜欢我无赖的样子?」

  丁雅婷瞪着他,「臭不要脸,谁稀罕你啊,也就韩梅瞎了眼能看上你。你说你这样做对得起韩梅吗?」

  一句话给马小虎问住了。他想了半天才说,「我心里有她对她好就行……」
  说着就把嘴朝丁雅婷的脸上凑过去。丁雅婷忙用手捂住马小虎的嘴,「马小虎,咱俩肯定不行的,你是韩梅的男朋友,我也已经结婚了,你不许再和我胡闹了啊,以前都够过分的了……」

  丁雅婷说这话时,心里也在挣扎。她心底一方面想坚守家庭,但另一方面也想享受激情。

  马小虎把她的手拿开,嘴里商量说,「亲一下,就亲一下啊……」

  丁雅婷皱着眉头轻声说,「别闹了,行不行?」

  她嘴里说着,脸却一动不动。马小虎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下,接着就歪头含住她的耳垂。

  这招马小虎已经百试不爽,一般女人耳垂被含,身子总是不觉就会发软。丁雅婷也一样,她感觉一股麻痒传遍全身,整个人都变的火热,口中穿着粗气,用力的扭着身子。她刚想用手去推开马小虎,马小虎的大手却一下放到了她的胸前,隔着睡衣在丰满的乳房上开始揉捏。

  丁雅婷不由的发出一声嘤咛的呻吟,她想伸手推开马小虎,可手就放在他身上,却使不出一点力气。

  马小虎一边揉搓着丰满的乳房,一边朝着丁雅婷的脖子吻去。嘴刚放上,丁雅婷嘟囔一声,「别亲……」

  她怕自己的脖子上留下吻痕。但又歪着头似乎在等着马小虎。马小虎也想到了这点,他就伸出舌尖在白嫩的脖子上轻轻舔了下。丁雅婷一下就缩紧了脖子,痒的她「咯咯」的笑了出来。

          第二百二十四章、少妇家中(二)

  马小虎用力的揉捏着丁雅婷的乳房。丰满的乳房隔着睡衣就被马小虎揉捏成各种形状。他放弃丁雅婷的脖子,开始将嘴朝着她双唇袭去。丁雅婷虽然将双唇张开,但牙齿却只是分开一道缝隙,马小虎只能亲吻她的双唇,他敢将舌头朝里深。他怕丁雅婷万一咬自己一下,那可真就是得不偿失了。

  丁雅婷红唇半张,这种欲拒还迎的姿态让马小虎心痒难耐。他把手朝下伸去,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来回抚摸。身子用力前倾,两人就倒在沙发上。

  马小虎的手开始伸进睡衣里面。丁雅婷就尽量的把双腿紧闭着,但马小虎还是将手硬生生的插进两腿之间,刚隔着内裤碰到花瓣,丁雅婷一下睁开了眼睛,忙拽住马小虎的手,嘴里喘着粗气,「不行,快起来……」

  马小虎就以为丁雅婷说不行只是因为害羞,他刚要伸手把内裤朝下拽,丁雅婷两手一用力,一下把他推了起来。她忙站了起来,整理自己的头发。她这样子吓了马小虎一跳,他站起来就想把她抱回来。丁雅婷马上指着他说,「你别过来,马上走,我老公要回来了……」

  丁雅婷一直在担心老公忽然回来,她这一说,马小虎也有些担心。但还是过去搂着丁雅婷的肩膀,「我就搂你一会儿,这样总行了吧?」

  丁雅婷咽了咽口水,朝外吹了几口气,想缓解一下狂跳的内心。马小虎就站在丁雅婷身边,手搭在她肩上,看着她双脸微红,娇羞妩媚的样子。

  两人正站着,忽然门上传来一下扭锁的声音,马小虎心里一惊,一个大步一下坐回沙发上。丁雅婷也忙靠近对面的椅子上,装着好像自己是刚站起来的。
  罗胜一进门,看到马小虎,他就两眼发直的盯着他。丁雅婷忙说,「老公,你回来啦?」

  罗胜也不看她,指着马小虎问,「你是谁?」

  罗胜说话时舌头都发直了,嘴也打着嘌,含含糊糊的一听就是喝大了。丁雅婷忙过去扶着他,「他是韩梅的弟弟,你忘了吗?」

  罗胜眼皮一下耷拉下来,醉眼惺忪的说,「哦,我,我,还以为,家里进小偷了呢……」

  罗胜含糊不清的说着。丁雅婷忙给马小虎一个眼色,让他赶快走。谁知马小虎竟站了起来,过来帮忙扶着罗胜。

  罗胜眯着眼睛侧头看着丁雅婷,「他,他来干什么?」

  丁雅婷忙解释说,「他那个朋友不是进去了吗?在监狱里总挨打,让咱们帮帮忙……」

  马小虎都有些佩服丁雅婷的撒谎功夫。罗胜大手一挥,硬着舌头说,「不算事,都小事,我一个电话他们就得办,不办都给他们撤了……」

  说着进了卧室,往床上一趟,闭着眼睛嘴里嘟囔说,「不过,得明天,我现在睡觉……」

  说完话不过几十秒的时间,他就开始打鼾,嘴里呼出刺鼻的酒味儿。

  丁雅婷开始撅在床前给罗胜脱外衣,马小虎站在那儿忽然把手放到了丁雅婷的屁股上。丁雅婷又羞又气,又不敢大声说。她回头打了马小虎一下,把他推出卧室。

  丁雅婷一出卧室,有些紧张的说,「你快点走吧,我也要休息了……」
  马小虎见她说的严肃,有些不甘心的朝门口走去。丁雅婷跟在后面准备送他出门。

  刚到门口,马小虎又回头把丁雅婷抱住,丁雅婷不敢发出太大声音,只能微微挣扎,马小虎在她耳边小声说,「雅婷姐,我想要你……」

  丁雅婷着急的轻声说,「不行,我老公在家呢,你疯了吧……」

  马小虎就拉着丁雅婷的手朝自己的胯间身前,嘴里小声嘟囔说,「你摸摸,都硬成什么样了。不行,今天不解决了我就不走了……」

  说着就要回来。丁雅婷急的满头大汗,却又无计可施。马小虎真就回来了。丁雅婷只得商量他说,「明天,明天我找你行不行?」

  丁雅婷越是这样,马小虎就越得意。他摇头说,「不行,我现在胀的难受,你要是不找我吃饭能这样吗?」

  丁雅婷被他气疯了,但又无可奈何,她指着洗手间小声说,「那你自己去解决一下,然后赶快走……」

  「你陪我去……」

  说着马小虎就拽着丁雅婷进了洗手间。丁雅婷被他逼的实在没有办法,只好跟着进去了。

  丁雅婷的心情也是相当复杂,一方面她是想让马小虎快点出来赶快走。再一个她不知为什么还想和马小虎纠缠一会儿。

  两人一进洗手间,马小虎两手就放在丁雅婷的胸前,丁雅婷忙回手把门反锁。央求马小虎说,「你快点好吗?」

  马小虎却把丁雅婷反转靠着浴盆,「我想要你……」

  丁雅婷可不想老公还在家她就这样,她忙求饶说,「小虎,姐求你了,你这样让我以后怎么做人?」

  说着眼泪就要出来。马小虎最见不得女人哭,他忙安慰说,「行,我不弄你了,那那你帮我弄出来……」

  他见丁雅婷没摇头,就把裤子解开,坚硬放了出来。丁雅婷看了一眼就忙把脸转了过去,马小虎也不在意这些,牵引她的手握住自己的坚硬。

  丁雅婷一握住就感觉一阵热烫。刚套弄几下,马小虎的手机忽然响了,吓了两人一跳。

  马小虎掏出一看,竟是韩梅来的电话,他忙接了起来,原来韩梅回家换衣服,准备回医院,一进门就感觉是马小虎来了,就给他打了电话。马小虎撒谎说在师父家里呢,晚上在这儿住了。

  丁雅婷趁马小虎接电话时,她忙逃出了洗手间。马小虎出来时,她正襟危坐着,一脸严肃的看着马小虎。

           第二百二十五章、个小头大

  马小虎被搅合的也没了心情,就换鞋下了楼。心里暗想,今天是出师不利,太可惜这机会了。马小虎一走,丁雅婷就上床躺在丈夫身边。整个身子还发着烧,她一闭眼睛,马小虎的坚硬就在眼前晃荡。耳边又是他和韩梅做爱时,韩梅发出的幸福吟叫声。

  丁雅婷叹了口气,手朝到丈夫的裤子里,摸到的却是一个软绵绵的家伙。
  一进四月,职高校园一下变得热闹起来。全市一年一度的高中生春季运动会马上就要举行。因为职高的学生最多,学校也特别重视这件事。所以就从高一高二选出一千五百名男同学参加学生方阵。

  马小虎几人都被选上,但四眼却被刷了下来。倒不是因为他的身高,主要是他的头型太特殊。

  四眼平时在校园里总是戴着帽子,当天在操场选拔队员时,体育老师让他把帽子摘了。他这一摘,旁边的人哄的一下都笑了。四眼的头发每天都用剃须刀刮的干干净净,外加他是油脂皮肤,脑袋就显得特别亮。

  旁边的人一笑,四眼就把眼睛瞪了起来,「谁他妈再笑?再笑我把他嘴缝上……」

  他这一说果然没人再笑了。体育老师皱着眉头问说,「你哪个班的?谁让你剃光头的?」

  四眼眼皮一翻,「校规上写的是男生不许留长发,女生不许剃秃子,也没说男的不让剃光头……」

  体育老师气的直皱眉头,送他两字:「滚蛋」每天下午训练时,四眼就带着老幺在球场打球,而马小虎几人却得跟着方队一圈圈的训练,一天天练得腰酸腿疼。

  下午正训练时,站在马小虎后排的包知道忽然踢了马小虎一脚,马小虎一回头,包知道就指着不远处说,「看见没,那个就是崔大头。」

  马小虎顺着包知道指的方向,就见一个个子很矮,但脑袋特大的人朝球场走去。他身后还跟着两个比他高不少的小弟。

  马小虎一点也没看出这个崔大头有什么过人的地方,想不通他凭什么能和陈子笑争大哥。正看着,就见崔大头到了球场,伸手指了指四眼,「你叫四眼?」
  四眼不认识崔大头,他正拿着篮球准备投三分,他目不斜视的瞄准着,头也不回的说,「对,我就叫四眼……」

  说着举手朝篮筐投去,结果这一下投了个三不沾。老幺忙去把球捡回来,又扔给四眼。

  四眼接过篮球,在地上随意的拍着。崔大头看四眼根本没瞧得起自己,他冷笑下,「我叫崔大头,你过来一下,我有话问你……」

  一听他的名字,四眼才扭过头去,但手里依旧拍着球,牛哄哄的说,「你这名字还真贴切,有话就在这说,没看我正玩着呢吗?」

  崔大头见自己亮出名号四眼都没理他,他忽然笑了,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,「职高真是不一样了,高一的小崽子都敢这么和我说话了……」

  四眼依旧瞄准篮筐,也不搭理他。

  崔大头问说,「刀疤威的脸你又给开了?」

  四眼转头看了崔大头一眼,反问说,「你都知道了还问我?」

  崔大头眼睛眯了起来,手上的青筋跳了几下,「你是不是以为这是操场我就不敢动你?」

  四眼一听,一下把篮球狠狠的摔在水泥地上,篮球一下跳的老高。四眼也不看球,直接走到崔大头的身边,「那你动我下试试?」

  四眼话音刚落,就见大智呼呼的从不远处跑了过来,手里还拿着标枪。
  大智因为体格健壮,被选到了校体育队,他主攻标枪和铁饼。大智早就注意到四眼和崔大头了,见两人好像有些不对劲,他忙跑过来问说,「四眼,咋了?他谁啊?」

  四眼冷笑下,「他就是职高大名鼎鼎的崔大头,你看头是不小啊……」
  崔大头个子不高,刚到大智腋下,大智低头看着他,拿着手里的标枪比划着,「我他妈管你是大头小头的,敢和我哥们找事我他妈扎露你的头……」

  大智话音刚落,崔大头身边的两个小弟一下闪了过来,指着大智说,「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?」

  大智抽着脸看着两人,「我他妈再说一百遍你能把我怎么的?不服单挑?我他妈挑你们三个……」

  崔大头一下笑了,「你叫大智吧?单挑我还真未必能挑的过你,不过你别着急,我马上就让你们知道马王爷为什么有三只眼……」

  说着转身就走,没走几步又回头说,「对了,你俩告诉那个叫马小虎的,说我最近准备和他好好玩玩,让他好好准备着,把你们这群虾兵蟹将都带着……」
  大智在他身后骂说,「操,就你那JB样,我他妈一只手能打你几个来回。你快点来啊,我们等着你……」

  崔大头不再搭理大智,转身走了。他身边一个小弟问说,「大头哥,他们那么说咱们,怎么不干他们?」

  崔大头摇摇头,「打他们三个容易,你没看到方队里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呢吗?马小虎的人都在那呢,现在动手,我们一定吃亏……」

  小弟点点头说,「大头哥,你观察的太仔细了……」

  崔大头得意的笑下,「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不做好充分的准备就不要轻易动手……」

  说着又叹了口气,「当初要不是一时冲动,怎么能败给陈子笑呢,也怪我大哥张天奇,就是不肯听我的,要不现在职高会是这样?」

  学生方队一休息,马小虎就跑过来问四眼刚才是怎么回事。四眼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。包知道在一旁提醒说,「可千万别小瞧这个崔大头,他不但下手狠毒,阴损招也他妈不少,人都说他个子矮,脑袋大都是心眼太多,憋的……」
           第二百二十六章、约会被撞

  崔大头个子矮,座位又有些低,离远看就好像一个大脑袋放在桌面上。韩宇走过去,笑着和崔大头打招呼,「崔哥,可是有日子没见你了,怎么忽然来上学了?」韩宇其实是知道崔大头此次回学校就是为了对付马小虎,但他故意装糊涂。
  崔大头呵呵一笑,大脑袋晃悠几下。他脖子很细,大脑袋顶在上面,给人一种随时会折断的感觉,他看着韩宇,「外面呆够了,回来看看。韩宇,我们还有三个月就毕业了,职高可就群龙无首了,怎么样?有没有什么想法?」韩宇尴尬的笑下,他知道崔大头肯定什么都知道,就实话实说,「崔哥,你也知道,我年前刚和马小虎讲和,现在还能有什么想法……」

  崔大头笑了,吃了一口杯里的冷饮,「此一时彼一时,现在龙哥都成了你妹夫,我也回学校了,还有二中天奇,我们这些人都支持你,你还怕什么?」韩字还是有些犹豫。崔大头继续劝说,「职高老大这个位置可是很多人都想坐的,你现在有这么大的优势怎么还不知道利用呢?至于马小虎,根本就不算个事,他蹦哒不了几天了……」

  韩字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崔大头,崔大头就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。韩宇早就听说崔大头的智商很高,一肚子坏水,今天他算是见识到了。

  崔大头见韩字已经动心,继续说,「不过这次有个事隋需要你来做,你要是成了,我们这面就成功一半……」

  韩字不解的问说,「崔哥你想让我怎么做?」崔大头两眼盯着他说,「想办法拖住陈子笑……」

  韩宇一下楞了,有些为难的说,「这个我恐怕是做不到,我的实力和他差距太大了……」

  崔大头知道韩字误会了自己的意思,他就解释说,「你没明白我的意思,陈子笑对你来说可以忽略不计,他和我一样,马上滚蛋了。你只要在运动会当天让龙哥说有事找他,把他拖住,别让他们到体育场,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……」
  韩宇一想,这不是什么难事。就点头答应了。崔大头又说,「还有龙哥那个兄弟二冬,上次马小虎好像让他挺没面子的,这个事他不能就这么算了吧?」韩字明白,他这是让自己怂恿二冬和马小虎干,他想想说,「这个我去办,我这两天就去找他。」

  崔大头满意的点了点头,他见自己的目的达到,就心情愉悦的看着韩宇,「韩字,咱们好好配合着,职高马上可就是你的天下了……」

  韩宇看着崔大头,心情激动的点了点头。

  崔大头不但找了韩宇,他还找了肖凯。他本以为肖凯会和韩字一样,站到自己这面。谁知肖凯竟一口回绝。这让崔大头有些出乎意料。

  肖凯现在的想法很简单,自己和马小虎打了几次,每次都是伤痕累累。一是他真有些怕了,再有他现在的目的就是想办法报复韩宇。作为男人,别的可以忍,绿帽子是绝对忍受不了。

  运动会一天天临近,训练的时间也比以前长多了。这天学生方队正一圈圈在操场练齐步时,杨达壮烟瘾却犯了,他趁老师没注意,偷偷溜到了综合楼的后面。
  杨达壮刚把烟点着,就听不远处的凉亭里一男一女在低声说话,他顺声音看去,吓了一跳。那女的正是耗子的女友小胖妞,而男的是外班的,叫刘三,是四眼的小弟。刘三拉着小胖妞的手,小胖妞好像有些害羞的推脱,两人正在那纠缠呢。

  杨达壮气的把烟一扔,快步走过去。小胖妞一见杨达壮不知从哪儿过来了,她也吓了一跳。枥达牡盯着两人,怒气冲冲的问说,「你俩他妈干什么呢?」刘三见是杨达壮,他忙把手缩了回来,尴尬的僵笑说,「我,我找她有点事,我说完了,壮哥,走了啊……」

  说着转身就跑。杨达壮看着小胖妞,他越想越气,口气严厉的质问说,「小胖妞,你和他什么关系?耗子还在里面蹲着呢,你这就和别人好上了?耗子要他妈不是因为你能进去吗?你他妈是不是没男人活不了?」杨达壮越说越气,嘴像连珠炮一样说个不停,话也越来越难听。小胖妞开始还一直忍着,忽然捂着嘴,大哭着跑开了。

  中午时,四眼正和包知道、老幺三人斗地主。杨达壮一脸怒气的进了寝室。他到四眼跟前,一下把他手里的牌抢了过来,摔在床上,「别他妈玩了,你那他妈什么小弟?干的那是人事吗?」四眼之前连输了几把,这把牌抓的不错,俩王还有一副炸弹。被杨达壮这一搅合,他有些不高兴的问说,「大壮,你他妈犯病啦?我招你惹你了,你跟抽疯似的?」马小虎本来在床上躺着,见杨达壮脸色不好,不像是开玩笑,他忙过来问说,「怎么了,大壮?谁惹你了?」杨达壮还没等开口,四眼嘴快,他抢话说,「谁他妈知道啊,我这玩的好好的,他进来就抽疯,你是不是今天忘吃药了?」杨达壮气呼呼的坐在床上,把上午看到的事隋讲了一遍。四眼一听,就对老幺说,「老幺,你去把刘三给我找来,我问问他……」
  不一会儿,老幺带着刘三进了寝室。刘三小心翼翼的跟在老幺身后,低着头不敢和几人对视。

  四眼盯着刘三问说,「刘三,你抬头,我问你,你他妈是不是去找胖妞了?你不知道她是我哥们的女人?」刘三一听忙抬起头,苦着脸撒谎说,「四哥,不是这么回事,我和她是初中同学,我今天找她是说点别的事情……」

           第二百二十七章、实施计划

  四眼一听,转头看着杨达壮,「你看,我就说我这兄弟不能吗?你也不了解情况就发这么大的火,白瞎我这把牌了,操!」杨达壮盯着刘三,「你他妈少和我撒谎,你手都上去了,那是谈事情吗?你说实话,到底怎么回事?」刘三却一口咬定他就是和小胖妞正常说事,他嘴硬的说,「壮哥,你要不信你去问胖妞……」

  杨达壮越听越气,他忽然站了起来,一脚朝刘三的胸口踹去,嘴里骂说,「我操你妈,我亲眼看到的,你还和我撒谎……」

  刘三被踹的连退几步,他弯腰摸着心口,还是一脸委屈的说,「壮哥,你真看错了啊……」

  杨达壮和耗子最好。他看着刘三的样子,肺子都要气炸了,「我让你撒谎……」

  说着他又朝刘三冲过去,老幺忙拦腰抱着他,央求说,「壮哥,壮哥,你消消气,都是自己人,肯定是误会……」

  杨达壮想把老幺耸开,可老幺死死抱着不松手。杨达壮就骂说,「老幺,你他妈把手松开,再拉我连你一块揍……」

  马小虎和包知道也劝杨达牡。四眼却忽然冲着老幺喊说,「老幺,你他妈把手松开……」

  说着又指着刘三,满脸怒气的说,「刘三,你他妈过去让他打,就是打死你也不许给我吭一吉……」

  杨达牡急了,看着四眼问,「四眼,你他妈什么意思?」四眼拿起扑克牌朝地上猛的一扔,「我什么意思?得问你什么意思吧?都说是他妈找那娘们正常说事儿了,你还想怎么的啊?你们兄弟是兄弟,我们兄弟就不是兄弟了?」四眼还没等说完,包知道就打断说,「四眼,少说一句,大家都是兄弟……」

  谁知四眼一听更急了,「兄弟有这样的吗?都他妈说的明明白白的了,这上来就动手?拿我们当什么了?操,大家能他妈在一起玩就玩,不能玩就各走各的……」

  杨达壮一听指着四眼说,「对,你牛B,你四哥多牛B啊,我大壮和你玩不起……」

  四眼一听冲着老幺和刘三大喊,「都他妈楞着干什么?走!」马小虎上去拽他,被四眼一把甩开。到了门口,他「咣当」一脚把寝室门踹开,气哄哄的走了。
  出了校门,四眼就带着两人去了烧烤店,启开啤酒,一杯杯喝着。老幺在一旁小声说,「四哥,我看有些人根本没把你当兄弟……」

  他话还没说完,四眼就瞪着他骂说,「你他妈给我闭嘴……」

  说着又转过头看着刘三,咬着牙根说,「刘三,你和我说实话,你和小胖妞到底怎么回事?你要是有半句假话,我肯定打残废你……」

  四眼的狠在小弟中是出了名的。刘三见他真动怒了,「噗通」一下跪在地上,眼泪一下流了出来,「我操你妈的,刘三,你可真行啊你……」

  老幺忙在一旁劝说,「四哥,刘三和胖妞在初中就处过,胖妞自己都说她不可能等耗子的……」

  四眼斜眼看着老幺,「你他妈早知道?」老幺点点头,「我们不敢和四哥说,怕四哥你生气,其实我觉得这两厢情愿的事外人就别管了……」

  四眼把杯里的酒一口干了,长叹了口气,看着刘三,「瞅你那个B样吧,哭哭啼啼的,起来吧……」

  四眼骂刘三哭哭啼啼,他没想自己一年前还不如刘三呢。

  老幺见四眼好像不那么生气了,就在一旁说,「四哥,我说咱们不如单干得了,咱们现在要人有人,要家伙有家伙的,何必跟他们受这个气呢……」

  四眼瞪了老幺一眼,沉默半天没说话。

  郑前程晚上值班,他正坐在办公桌前上网,就听一阵敲门声。他头也没拍的喊了声「进」崔大头推门进来了。

  「郑老师,忙着呢?」像学校这些淘学生,郑前程都认识。他看着崔大头,随意的说,「你小子怎么又跑来上学了呢,不是说好到时候来取毕业证就得了吗?」崔大头掏出两盒极品苏烟放在郑前程的桌子上,「外面呆时间长了,想回来感受下校园生活。对了,我现在得叫你郑科长了……」

  郑前程打开烟,抽出一支扔给崔大头,「说吧,找我什么事?」崔大头忙起身到郑前程跟前,拿出zippo打火机「啪」的一甩,潇洒的把烟给郑前程点着,他笑问说,「郑科长,我听说马小虎刚上高一那会儿,你把他好个接,是因为什么啊?」郑前程呵呵笑了下,反问崔大头,「我收拾个学生还得跟你崔大头请示请示?」崔大头忙摆手嘿嘿笑说,「这我可不敢,是我最近想收拾收拾这小子,所以才问问你的……」

  郑前程「哦」了一声,等着崔大头的下话。崔大头见郑前程不接茬,就继续说,「郑科长,我其实就是想麻烦你个事……」

  郑前程抽了口烟,慢慢仰头朝半空吐出,「有事就直说,别和我拐弯抹角的……」

  崔大头直接说,「运动会那天我准备收拾马小虎,学生科负责治安,所以我想求郑科长把保安都调的离马小虎他们班级远些,最好就是别过来……」

  郑前程哼哼冷笑下,手放到烟上,「崔大头,你现在越来越精明了,你这两盒烟也挺值钱啊,学生科都能让你调动了,是不是?」说着用眼睛瞟了下崔大头的火机。崔大头会意,马上把火机放到郑前程的桌面上,「郑科长,我这火机不错吧,哈雷zippo,纯美国货,一百多刀呢,你先用着……」

  郑前程也不看火机,转头看着崔大头,「行了,你的事我知道了,你去忙你的吧……」

           第二百二十八章、又施口技

  崔大头出了办公室,就在心里暗骂,「这个郑扒皮真他妈黑……」

  郑前程一下下的扒拉着打火机,心里琢磨着崔大头的话。想了半天,他忽然有了个主意,拿出手机给李雪打了过去。

  李雪正在打麻将,她没想到郑前程会给她打电话,虽然年节时两人互发过祝福短信,但一直没通过电话。

  电话一通,两人寒喧几句,郑前程就说了正题,「我今天给你打电话,是马小虎的事儿……」

  李雪一听和马小虎有关,心里砰砰直跳,她忙停下麻将,出门问说,「他怎么了?」郑前程装作为难的样子说,「最近有不少校外的,也有本校的小混混都要打他。因为我以前训过他,我怕和他说他也不能信,所以我想让你和他说说,让他小心一些,别和外面的小混混扯在一起……」

  郑前程之所以打这个电话,是因为他猜到李雪就算和马小虎说了,马小虎也不会相信的。但是这样自己就可以博得李雪的信任。

  李雪一听,忙说了几句感谢的话。放下电话,她也没心情玩了,就把电话给马小虎打了过去。

  马小虎正上晚自习,见是李雪的电话,他就出了班级接起电话,嬉皮笑脸的说,「丈母娘是不是想我了?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呢?」李雪也没时间听他胡闹,就把郑前程的话说了一遍。马小虎根本就没在意,他反倒劝李雪少和郑前程联系。

  李雪有些无奈,马小虎就问说,「我闻叔叔在家呢吗?」李雪知道马小虎的意思,她回答说,「没在家,前天刚走,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……」

  闻成钢一听说吴静华要结婚,他和李雪说要出门要账去。一是为躲避婚礼,二是想出去散散心。

  马小虎一听忙说,「那我现在去你家啊?」李雪随意的说,「你想来就来,反正什么也做不了,我这个月刚来……」

  马小虎也没管那么多,挂了电话出门打车就奔李雪家去了。

  一进门,李雪正穿着睡裙在沙发上看电视。马小虎过去抱着李雪,朝她脸上乱啃,嘴里嘟囔说,「这几天都憋死我了……」

  李雪呵呵笑说,「那今天你也得憋着,我这不行……」

  马小虎把手放到她的乳房上揉摸着,「不行我就要你的大屁股……」

  李雪白了他一眼,「我还想要你的呢……」

  马小虎一听,就把裤子一脱,露出屁股说,「行啊,来吧……」

  李雪哭笑不得,冲他屁股踢了下,「这么大了还这么不害臊,把裤子穿上……」

  马小虎不但不穿,还光着站在李雪的面前,手扶着坚硬在李雪的眼前晃荡,「来,给我亲亲……」

  李雪拿手推开他,「滚开,我现在没心情……」

  「我让你没心情……」

  马小虎说着就把李雪推到在沙发上,开始往下脱李雪的睡裙。李雪被他弄的有些痒,就咯咯笑着。

  马小虎毫不费力的就把睡裙脱掉,李雪没穿胸罩,身上就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内裤。马小虎把两手放到她腋下,威胁说,「你亲不亲?」李雪怕痒,忙咯咯笑着求饶说,「亲,你松开我,我亲……」

  马小虎就坐在沙发上,手拿遥控器随意的换台。李雪拿着垫子放到地上,跪在马小虎的胯间,一只放在他的大腿上,另一只手上下套弄几下。就慢慢把头探了过去。

  李雪并没直接含住,她伸出舌头从坚硬的根部向上舔,一直舔到头部时,再用舌头在顶部打个转。她慢慢的四周全都舔个遍,又侧着头用嘴唇夹住坚硬,似含似夹,一点点朝上,直到光亮的头部。

  李雪用手把外皮轻轻下撸,让冠状的棱角都露在外面,伸出舌尖在四周的沟渠处慢慢舔着。这里最为敏感,这一舔,马小虎就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。他把一条腿放在李雪的身上,用脚在她身上乱摸。

  李雪也不管他,专心对付眼前的坚硬。她把前面的小沟舔完,又射出舌头在坚硬的后端舔弄。马小虎被她舔的倒吸冷气,但眼睛还始终看着电视。

  李雪把四周舔的差不多了,就张开啃含住坚硬,头一下下向下低去,让坚硬慢慢的朝自己的喉咙伸去。当坚硬整个含入嘴里时,李雪用嘴唇紧裹着坚硬的底部。舌头围着坚硬四周转着。

  李雪开始快速的上下吞吐,头发也跟着上下翻飞,好一会儿,马小虎也没有要射的意思,李雪却累的嘴巴发酸。她把坚硬吐出,两眼妩媚的看着马小虎,娇嗔的说,「小虎,你怎么还不射,我下巴都要掉了……」

  马小虎几次到了爆发边缘,可就是没射出来。他摸着李雪的头发说,「快了,再一会儿就好……」

  李雪就拿着坚硬在自己的脸上蹭着,嘟囔说,「我也难受啊,你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今天来……」

  马小虎也有些遗憾,「这要是闻文在家就好了,你给我亲硬了,然后我还能和她做……」

  李雪瞪了他一眼,用手套弄着马小虎的坚硬,忽然问说,「闻文也给你亲啊?」李雪之所以这么问,一是她想刺激马小虎早点射,再有她也是真有些好奇。
  马小虎得意的说,「那当然了,亲的虽然没你这么好,但也很不错,感觉不一样……」

  李雪在他腿上拍了下,「你别老欺负她……」

  说着又把坚硬含住,开始上下吞吐。马小虎低头看着李雪跪在自己身下,坚硬在她口中进进出出,上面还沾满亮晶晶的唾液,他心里一阵激荡,「嗯,我不欺负她,我欺负你……」

  说着把屁股朝上挺着。李雪这回更卖力了,她想让马小虎早点出来。

           第二百二十九章、又施口技

  李雪开始加快速度,每一下都把坚硬吞到根处。马小虎闭着眼睛,脑子里想着闻文,忽然感觉坚硬一麻,一种要爆发的快感袭上大脑,他忙两手用力的摁着李雪的头部,嘴里嘟囔说,「要射了,要射了……」

  说着,一股股精华冲出坚硬,朝李雪的口中乱射。李雪不敢动,就趴在马小虎的胯间,感受着一股股热烫冲击自己的口腔。

  马小虎已经很久没做了,射出的自然不少。李雪见他完事,才把坚硬吐出来,刚要把啃里的东西吐出去,马小虎却拦着说,「别吐啊,这么好东西可别浪费了……」

  李雪娇嗔的瞪了他一眼,嗓子一用力,把口中的精华都吞了下去。马小虎就盯着李雪,心里有种不一样的满足感。

  马小虎晚上没回学校,就住在了李雪家中。第二天一早,他还还半睡半醒时,就迷迷糊糊听到李雪在客厅在客厅说话,「闻文,你怎么回来了?」马小虎一惊,忙把衣服穿好。心里祈祷闻文千万别进来。

  闻文有套学习资料落在家中,早上特意回来取。一进门就看到门口的鞋是马小虎的,她随口问说,「妈,小虎来啦?」李雪吓的脸都变了色,知道现在撒谎也没用,就尴尬的说,「嗯,来啦……」

  闻文推开客卧的门,见没在里面,一开老妈的卧室,就见马小虎半躺在床上,手里正玩着手机。

  马小虎一见闻文,表情夸张的说,「闻文,你怎么回来了?我想死你了……」
  闻文吃惊的问说,「小虎,你怎么来了?你什么时候来的?」马小虎撒谎说,「我早上来的,我妈不是快结婚了吗?让我来请你们去做客……」

  「哦」闻文感觉有些不对,但又说不出哪里有问题。李雪在她身后却长出了口气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。

  闻文和马小虎一起下的楼,楼道里闻文挽着马小虎的胳膊,有些撒娇的问,「你说你怎么跑我妈床上去了?」马小虎见闻文只是随口问着玩,就在她屁股上掐了下,「我是去看看他们战斗过的地方,学习下光辉传统,以后咱们来发扬光大……」

  闻文就呵呵的傻笑,在马小虎的胳膊上轻轻掐了下。

  运动会还有两天就要开了,几个人又聚在一起商量下运动会当天的事。这次是包知道提议的,因为之前每届运动会或大或小都会打上几架,包知道的意思是让大家提前有个准备。

  一下晚自习,几人就聚在寝室。四眼是最后回来的,一进门就不高兴的说,「你们行啊,现在开会都没人给我打电话?」四眼实际是故意挑理,他手机没电了,谢小权特意让王辉去烧烤店把他找回来的。

  马小虎瞪着他,「四秃子,别以为你喝点猫尿我们就怕你啊,你再啰嗦就把你那点猫尿打出来……」

  大智不知道四眼和杨达壮直接的事,他看着四眼,不满的说,「操,出去喝酒也不找我们,你他妈现在吃上独食了?」四眼拿着牙签扣着牙,丝丝哈哈的说,「哎,关键有人不爱和我一起玩啊……」

  杨达壮刚要说话,一旁的包知道忙把话拉了过来。他看着几人说,「马上运动会了,到时候二中那些人也得去,咱们得提前准备下,别到时候遇到了再措手不及……」

  包知道还没说完,四眼在一旁不屑的说,「就他妈二中那几头烂蒜,我还真没瞧得起他们,到时候我把人都拉去,他们不找咱们,我还得找他们呢……」
  包知道听着四眼的话,微微皱了皱眉头。谢小权接话说,「什么事隋还是早做准备的好,一会儿你们再研亢打架的事,我先说说超市吧……」

  这次谢小权没啰嗦,他直接说了主题。他想让马小虎再找点人手,他准备多带些东西去卖。按谢小权的计算,当天只是参加运动会的人数就上万,还有看热闹的,这一天要是卖好了估计纯利就能上万。

  谢小权话音刚落,四眼又把话接了过来,「说吧,要多少人,这事我负责了,我现在别的没有,就是兄弟多……」

  杨达壮听着不屑的撇了下嘴,把脑袋扭到一边。马小虎微微叹了口气,想找机会帮他俩说和说和。他问四眼,「那人我就不管了,你负责,找几个勤快的,有点眼力见的,别到时候就看热闹不卖货……」

  四眼摇摇手指,「你就放心吧,我肯定选最能干的。本来刘三挺适合,但你们看不上他啊……」

  四眼开始两句话说的还挺好,可说说又针对杨达壮去了。杨达壮一听就站了起来,「四眼,你他妈少在这儿跟我冷嘲热讽的,你想怎么的?」周子安也不知道杨达壮和四眼之间的事情,他看着杨达壮有些楞了,「大壮,你怎么了?四眼也没说什么啊?」四眼抬头看着杨达壮,斜着眼说,「壮哥,我说什么了,你至于发这么大火吗?」马小虎忙拦着说,「你们能不能少说一句?想打架啊?要打你俩出去打去……」

  杨达壮气哄哄的坐下了。大智傻乎乎的问,「你们俩咋了?有事啊?要干的话别忘喊我一声,我去看看热闹……」

  说完见没人搭理他,他就问马小虎,「那我那天干什么啊?」马小虎不解的说,「你不是运动员得上场比赛吗?弄个好名次比啥都强……」

  大智点点头,「没问题,保证得个第一回来……」

  说着他叹了口气,「哎,这要是耗子在就好了,他长跑肯定行,我看校队那几个长跑的谁也赶不上他……」

  耗子的速度大智是领教过,但他这么一说,寝室一下就安静了。谁也不出声,各自想着心事。

            第二百三十章、酒店开房

  韩字按照崔大头的安排,他去找了雷龙。雷龙正和二冬几人在家中喝酒,他光着膀子,身前纹了一个猛虎下山。脖子上的金链子晃晃荡荡的。见韩字进门,他就摆手说,「快来,你他妈现在可是我大舅子,我得好好巴结巴结你……」
  说着朝徐迪清的脸蛋亲去,徐迪清歪了一下头,躲了过去。

  雷龙家住的是一处老旧的筒子楼,面积只有四十多平,屋里乱七八糟的,一看就好久没收抬过。床上更是堆满了衣服,床单也脏兮兮的,韩宇一想表妹在这样的环境里被雷龙蹂躏,心里就有些不舒服。

  雷龙这几年在外面也没少弄钱,但根本就不够他败的,家里造的也就有些狼狈。

  韩字把来意说了,想让雷龙运动会当天约陈子笑,让他没机会参与打架。雷龙还没等说话,二冬就插话说「妈的,那个马小虎是得收拾收拾了,上次还他妈和我俩装呢,我肯定找机会弄他……」

  韩宇见二冬主动说要收拾马小虎,他忙附和着说,「是啊,这次就是个好机会,正好崔大头要干他呢……」

  谁知雷龙却摇头说,「不行,现在别去动他,别让陈子笑以为我是故意叫他来的,这样不好。马小虎一个小B崽子,想什么时候收拾他不行,就先让崔大头他们去吧……」

  雷龙说着,又转头看着韩宇,眯着眼睛问说,「陈子笑马上毕业了,职高还没新老大,你有没有想法啊?」韩宇马上谨慎的说,「要是能行我当然想试试了……」

  雷龙冷笑下,不屑的说,「操,这有什么行不行的,正好陈子笑来了我就和他说说这事,这个面子他得给我。就算他不说话,还有我呢,学校里一群小B崽子还不好办啊……」

  韩宇马上感谢说,「那我就先谢谢龙哥了,以后麻烦你的地方肯定不少……」
  雷龙一下笑了,「你看这话说的就不对了,你可是我大舅子,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。你的事我不管,我还管谁的事儿?」说着把脸朝徐迪清凑过去,在她脸上亲了下,「媳妇,我说的对不对?」徐迪清因为说到表哥的事,她也就没再躲,她看了一眼雷龙,撒娇说,「当然对了,我哥的事你要不管,那你以后就别和我好了……」

  雷龙哈哈大笑,也不管手上啃骨头时还沾着的油腥,就把手伸到徐迪清的腰间,「媳妇的话我得听,我这小嫩媳妇我怎么稀罕都不够……」

  韩宇一听就低头假装吃菜,心里却是五味陈杂。

  一顿饭吃到晚上才结束,韩字和徐迪清也都喝了些酒。徐迪清趁雷龙不注意,偷看了韩宇一眼,韩宇立刻明白她的意思。他就对雷龙说,「龙哥,我这就和清清回去了,哪天我请你咱们出去喝……」

  雷龙大手一挥,「还用你请什么,有我在就我请……」

  说着又转头看徐迪清,伸手在她脸蛋上掐了掐,「我这小老婆也不说陪我睡一宿,去吧,跟你哥回家吧……」

  两人一从韩宇家里出来,徐迪清挽着韩宇的胳膊,撅嘴说,「哥,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和他在一起,看他就烦,怎么办啊?」韩字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徐迪清,「你再忍忍,等我想想办法,肯定有机会让你离开他……」

  徐迪清点了点头,又问说,「哥,去哪儿啊?今天我想和你在一起,给你点惊喜……」

  韩字贱笑下说,「什么惊喜,我一会儿给你嫂子打电话,让她也过来……」
  徐迪清笑了笑,就见她从包里拿出一粒药丸放到嘴里。韩字有些惊讶的问,「你吃的什么?」徐迪清挽着他的胳膊,脑袋耷在他肩膀上,娇羞的说,「清肠药我准备好几天了……」

  韩宇一听心里一阵激荡,接着徐迪清的肩膀,「怎么想起这个了呢?」徐迪清撅着嘴说,「雷龙说过好几次想要了,我怕我再不同意,哪天他再硬来。与其和他还不如把第一次给你了呢……」

  韩宇激动的在徐迪清额头上亲下。两人到了酒店,韩宇特意选择了一家高档知名的,他可不想辜负了人生第一次。

  一进房内,就先给陈亦冰打了电话,告诉她地点,让她自己打车过来。
  陈亦冰出了校门,打了车直接去了酒店。她却没发现后面还有辆车紧紧跟着她。

  肖凯和长毛坐在车里,见陈亦冰要进酒店,肖凯忙用手机把照片拍了下来。
  后座的长毛有些不解的说,「凯哥,拍这照片有什么用啊?」肖凯一边低头看着手机一边说,「你不懂,马上就有用了……」

  长毛想想说,「凯哥,咱不如直接把徐迪清和韩宇的事告诉雷龙得了,要不让你爸派人来抓他们……」

  肖凯摇摇头,「能开得起星级酒店的,不是谁都能随便来抓的。我也不想告诉雷龙,那样我这口气咽不下去……」

  说着他回头看着长毛,「一会咱也开间房,就在这儿住了,我感觉徐迪清也在上面……」

  长毛有些惊讶的问,「双飞?」肖凯一脸恨意的点点头。

  徐迪清一见陈亦冰来了,忙拉着她的手,「嫂子,我好久没看到你了……」
  陈亦冰微微笑说,「嗯,你最近也很少上学校啊,想看你都找不到你……」
  徐迪清叹了口气,「最近雷龙天天缠着我,都要烦死了。算了,不说他,你和我哥先缠绵吧,我先去洗洗……」

  说着回头朝韩宇妩媚一笑,「哥,你可得坚持住啊……」

  徐迪清一进浴室,韩宇就过去接着陈亦冰。两人也有一阵子没在一起了,陈亦冰今天还特意回寝室换了套裙子,下身穿了条黑色丝袜。自从她总和徐迪清在一起后,也越来越注意打扮自己了。

           第二百三十一章、双宿双飞

  陈亦冰坐在韩宇的怀里,两手捧着他的脸,柔声说,「大色魔,有一周多都没找我了,你是不都不想我了?」韩宇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,隔着丝袜来回摩挲,「怎么不想呢,你想没想我?」「嗯」陈亦冰撒娇的点了点头。韩宇把手伸到两腿间,隔着丝摸着她的下身,「这想没想?」陈亦冰也不像从前那样害羞,轻轻点头说,「也想……」「想什么?」陈亦冰搂着韩宇的脖子,趴在他耳边轻声说,「想老公的小弟弟……」

  韩宇嘿嘿一笑,就开始解开陈亦冰裙子后面的拉锁。陈亦冰站了起来,弯腰退下裙子。上身就剩下蕾丝胸罩,下身的黑色丝袜紧紧裹在修长的大腿上。里面白色的内裤透过丝袜若隐若现的显露着。

  韩宇早已把自己脱光,身下的坚硬已经昂首挺立,向上微微翘起。他伸手拉下陈亦冰的胸罩,抓住一双白嫩的乳房,手指在乳头上来回轻捏。

  陈亦冰在他手上打了下,嘴里娇羞的说,「等一下…」

  说着就慢慢的把丝袜和内裤脱了下来。谁知刚一脱完,韩宇却让她再把丝袜穿上。陈亦冰知道韩宇的意思,她撅着小嘴说,「你个变态……」

  但还是把丝袜穿上了。

  韩宇一边隔着丝袜摸着陈亦冰浑圆的屁股,一边把她压倒在床。坚硬隔着丝袜抵在她的两腿间,扭着屁股,在上面慢慢的来回揉蹭。

  韩宇低头在两个柔软的乳房上来回亲着,舌尖不时的舔着上面黄豆粒大小的乳头。陈亦冰就觉得有些麻痒,下身似乎有液体流出,粘到了丝袜上。

  韩宇亲了会,就抬身抱起陈亦冰的双腿,放在自己的身前。用手指扣着两腿间的丝袜,丝袜一破,他就用力撕开,陈亦冰粉